OWF-436
评分: -2+x

OWF-436 恶狼

“我们所犯的过错,我们需要掩盖,直到永远。”—-D级研究主管DR. TORROMA

危险等级:极危险

附注:前危险等级 普通【在 A-72站点事件后改正为极危险】

外貌描写:
OWF-436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真实样貌,在确认收容前多处的目击者分别以“两脚走路的大灰狼”、“一口气可以吹倒房屋的野狼”、“穿着老式妇女装扮的狼人”之类的。但是最多的描述是“一只看起来特别狡猾的狼”。

后经过D级研究人员的投票决定,以“双脚直立的大灰狼”作为联合会对该收容物的研究样貌概述。

附注:上文为【A-72事件前】的旧文档,现已更新。

【更新文档】【A-72事件附录】OWF-436为一匹硕大的,浑身长满了眼睛的并且吐息着黑色不明物质气体的巨型犬科生物。OWF-436的样貌还会伴随人们童年的恐惧而具象化为令其恐惧的物质。

相关故事:

“在了解关于这个可悲的故事前,为何不如听我讲述一个名为起源,又或许名为起点的小故事吧”—-一个年迈的故事讲述人。

很久很久以前。 好吧,这个开头可能太老土了。

这个世界的童话是真实存在的。是不是这一句话就可以吓到你?但是确实是这样。

那些我们小时候读的童话故事,王子和公主、兔子与乌龟、会说谎的玩偶,这些童话都是真的,而人类读过的那些童话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传记】。

只不过现在,属于掌控我们这个世界的主人突然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并不知道他是在什么地方死去了,还是与我们不辞而别。反正他不见了,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了新的故事,现在的人依然读着我们老旧的故事,没有人知道我们之后的发展

现在,我们这个世界已经开始崩塌,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为了保持两个世界的连接舍弃了自己 将自己的灵魂与我们的这个世界连接在了一起,成为了我们通往这个真实残酷的世界的渠道。

但是,一个英勇的小女孩对于这庞大的连接灵魂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她现在还在苦苦坚持着,让我们这些还没因为崩坏的童话世界而完全崩坏的童话角色逃离这个看上去可能已经比属于人类的这个世界更加恐怖残酷的世界。尽管那些逃出来的可怜鬼并没有死去,他们也被崩坏的元素收到了影响,成为了并不是人类所认知的童话中的童话的人物。

可这有什么办法。我们依然在苟延残喘着。如果你阅读到了这段话:

求求你,能不能救出那个为了童话世界的未来而即将死去的小女孩?

剧终【并没有往后记录,这一张报告看起来并不是原来属于OWF-436的原文件档案】

以下档案需要D级权限可以阅览

*已确认身份,欢迎你。DR.█████【已签订人权保密协议】

OWF-436第一次被目击是在旧世界纪元20██年█月31日的美国佛罗里达州。目击者为三名体型肥胖的加拿大籍青年,他们三人在北方的小型森林野营基地有一间木屋,当日在三人都在场的情况下木屋被OWF-436吹倒,但是OWF-436随后并没有进一步的攻击性行为,而是离开了现场。【由于目击者是清晰看见了一切的发生情况,所以联合会不得不以特殊手段将三人抹除,随后以木屋地基不牢固而崩塌导致三人被压死的形式结案】

OWF-436第二次目击位于美国华盛顿市深夜2点,距离第一次目击事件仅仅过去三天。目击者是一名17岁的女高中生,当日身穿红色戴帽卫衣前往“黑森林”(附录:黑森林酒吧为华盛顿市特色类型酒吧,位于小树林内)酒吧的路上被神秘人跟踪,她原以为是跟踪狂,随后转头打算反击时被其的样貌惊吓至昏迷。随后在医院醒来描述436为一个“穿着奶奶服饰的狼人”。【目击者被联合国外交人员安顿好,现在目击者已经相信那是一个穿着皮套的跟踪狂】

OWF-436随后在一年内的世界多处地区被不一样的人所目击,并且每个目击者对OWF-436的描述都不相同。根据D级研究管理 DR.POLL的研究观察表明:每一次目击到OWF-436的人都会有一个特征,就是与童话故事中含有“狼”这个角色的其他角色有相似之处。并且列出以下特点:
1.体型肥胖的男性,并且一定要三个。并且住在草屋或者木屋
2.穿着红色戴帽衣着的未成年女性。
3.携带有羊毛制品的男孩。
4.独居在家里的小孩,至少两个以上。
5.学过箫或者持有箫的成年溜须男性。
并且根据研究,在以下特征具备情况下,OWF-436的行为会带有攻击性。
携带猎枪的人。
携带麻袋的人。
携带斧头的人。
住在砖头房屋里的肥胖的人。
有烟囱的人家。

收容事件:

是不是对上面的论述感觉到了一丝厌烦?我即将告诉你属于我的故事。”——一匹失去了灵魂的孤狼

我是狼,我是童话世界的居民。是的,我是臭名昭著的恶狼,我无论是在人类阅读的童话里,还是在属于我的童话世界里,我都是那个扮演着反派的家伙。我享受着别人畏惧我的样子,就算是被居民们恐惧,唾弃,我也没有什么过意不去的,这甚至是对我的赞美。

直到我知道了这个世界即将崩坏的事情。我第一次开始害怕了。我害怕我以后失去了被别人畏惧的那种快感,我害怕就这样崩坏掉,不再有人记得“狼”的存在。于是在连接着这个世界的“桥”架起的时候,我第一个就逃了出来。其他人的死活我并没有太在意,我在意的是我可以继续在另外一个世界继续恐吓别人。

随后我就开始我的罪恶手段,但是我依然遵守童话世界的法则,我绝对不会吃人,也不会杀人,这是我可以来到这个世界的条件。所以我只是仅仅的恐吓他们,但是当我看见那些曾经在童话世界要了我的命的家伙,我可会毫不留情的先给他们一击,什么?这不是打破法则,这是正当防卫。

我原以为我可以一直这样罪恶下去。直到我遇见了那两个可能改变了我之后余生的小家伙。我在森林里找可以吃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他们两个,两头刚刚可以走路的小狼。我一开始并不想搭理他们,但是一只鹰盯上了他们。出于同族的本能,我还是帮他们驱走了鹰,结果他们两个就跟着我不去别的地方了。

我一开始想甩开他们的,但是他们太。。粘人了,与其说粘人 他们可能把我当做是他们的家人了。我一开始对这种感觉很厌恶,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是恶狼,我不需要被人依赖,我也不需要爱。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流动,他们两个在我的身边一点点地开始成长,我似乎觉得,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这种感觉。

我还是在吓人,只不过次数少了。因为我要留下一半的时间去教这两个孩子正确的狩猎方式。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这些家伙一定要在我即将沉浸在了一个新的梦境的那一刻打醒我!?

我那天只不过分开了一会时间,我就看见了几个可恨的人类,在森林里拿着武器指着我的两个孩子,我看见“哥哥”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那鲜绿色的草坪都被沾上了血红!而“弟弟”在一旁带着绝望的语气叫着。

怎么了?是我做错了。

是我吹倒了三只小猪的房子!是我杀死了小红帽的外婆!是我破门而入吃掉了小白兔 !是我吃完了放羊娃的羊!一切的罪行都是我做的!是我!所以你们为什么!?要对我的孩子下手!?

在愤怒中,我也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意志,当我重新恢复过来的时候,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我的嘴里充满了血腥味,我看见了眼前的人类们在颤抖,他们抱着已经中了迷药而昏睡的“弟弟”,对我叫喧着。我看见了周围那些残缺不全的肉块,那些四溅的血斑,以及在积水里倒影中的我。

我是什么怪物?

我现在才想起来,我是“”,我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的感情我不应该有。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为了剩下的那一个孩子。

我,从此失去了自由。”
剧终
【原档案似乎被什么人更改了,只能浏览这个版本】
附录
A-72事件
20██年█月█日,OWF-436-2“狼弟弟”因管理疏忽而饿死,随后OWF-436在一个小时内收容失效,并且造成了███人伤亡,随后自愿重新接受收容,并且自此再也没有任何表情和语言行为。出于安全保障,我们修改了他的危险等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